<code id='gro7'><strong id='gro7'></strong></code>
  • <tr id='gro7'><strong id='gro7'></strong><small id='gro7'></small><button id='gro7'></button><li id='gro7'><noscript id='gro7'><big id='gro7'></big><dt id='gro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ro7'><table id='gro7'><blockquote id='gro7'><tbody id='gro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ro7'></u><kbd id='gro7'><kbd id='gro7'></kbd></kbd>
  • <acronym id='gro7'><em id='gro7'></em><td id='gro7'><div id='gro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ro7'><big id='gro7'><big id='gro7'></big><legend id='gro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ns id='gro7'></ins>
  • <span id='gro7'></span>

      <i id='gro7'><div id='gro7'><ins id='gro7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fieldset id='gro7'></fieldset>
        <dl id='gro7'></dl>
        <i id='gro7'></i>

          1. 不解色友網的鄉愁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色情琪_色情热搜_色情人兽经典

            進入五月,連續降雨,陰雨綿綿,竟如江南的梅雨時節,把整個春天浸泡在雨水之中。水洗過的街道,幹幹凈凈;水洗過的樹木,青翠欲滴;水洗過的花草,嬌艷可愛。濛濛細雨,擋不住回鄉的腳步,不到9點我倆便乘車來到農場場部。

            王大榮和周大業他們一行11人,是12日從溫州乘機抵達哈爾濱的,13日通過旅行社地接在哈一日遊,又連夜乘坐火車,次日清晨在佳木斯下車。安排好賓館,用過早餐,來不及休息,一臺商務車和一輛小志村健因新冠去世轎車便向農場進發瞭。隨行的佳木斯知青,除瞭我們13連的3人,還有2連和10連的5個人。

            當年的知青大都是上世紀70年代中後期返城的被咬護士未見異常,就是說將近40年,他們印度節車廂改為隔離病房是頭一次再回來。記憶的過濾功能猶如篩選,不堪回首的往事,或淡忘或作為營養已被吸收。揮之不去和無限放大的,是那些與年華有關無形狼影院的東西。時間可以使其升華,化腐朽為神奇,讓不堪成壯舉,當我們回首往事的時候,不因虛度年華而後悔。

            13連是農場的一塊飛地,中間隔著一個叫二號的村屯,連日降雨,道路泥濘,兩輛車連滾帶爬才進瞭連隊。除瞭那些土狠狠天天地和樹木,幾十年前的宿舍、食堂、馬舍,早已經沒瞭蹤影,隻能辨別一個大概位置。我陪他們回2連,也隻見到一個被拆掉一半的舊房框子。他們在此駐足良久,比比劃劃,相互印證,指指點點,話說當年,憑著記憶,努力搜尋。

            是啊,這麼多年過去,還哪裡找得到過去的實物?那些隻有在夢裡才能再現的,隻在記憶中仍然鮮活著。大傢雖然也為農場翻天覆地的變化而驚喜和高興,但這些新東西、好東西畢竟與自己隔著一層,魂牽夢繞的那些老房子、老柳樹、老井沿才與他們的昨日相關。盡管對於炊煙裊裊、雞飛狗跳、倉房院墻有多麼的不舍,一些村莊的消失,既是不爭的事實,而蕭敬騰承認戀情且不可阻擋。無論多麼的破敗不賽爾號堪,也無論怎樣的吐故納新,當它還未從記憶中抹去的時候,這種失去畢竟是一個悲哀。已經幾十年瞭,“幾回回夢裡回農場”,知青歸來看什麼?一個念想而已。

            二三十年前,我曾在農場擔任過黨委副書記,這次陪這麼多人回場,場長書記挺給面子,讓辦公室主任安排瞭兩桌並作陪。山高水長,千裡迢迢,時光荏苒,心思難忘。北大荒的酒,梧桐河的魚,地地道道的傢鄉菜,不變的是舌尖上的味道,難解的是濃濃的鄉愁。

            他們的到來逃離拉斯維加斯,讓我想起2011年10月初,我倆在溫州市鰲江和金鄉玩瞭三天,還曾在大榮傢住瞭一宿,少烈、大蓉和大業全程陪著。那場晚宴,13連的鰲江知青全部到齊,推杯換盞,暢敘舊情,全然沒有瞭南北方的界限。在金鄉黃少烈的一頓飯,熱情洋溢,高朋滿座,不知花掉他多少銀子。遊歷南雁蕩山,登山攬勝,泛舟橫楫,談古論今,講詩論詞,忘情忘我,不亦快哉。